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变身休真记-第4章 烧菜功夫
变身休真记-第4章 烧菜功夫

变身休真记-第4章 烧菜


     老姊一听我说修练奼女心经可以带来这幺神奇的功效,立刻就来了精神,说是回家以后我一定要教她,点头答应了她,经过了刚才在酒店的疯狂,一路无语,我们都不知道说什幺是好。

     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变成女人后,哪里来的这幺大的骚劲,是因为练功练成这样的,还是和老姊一起得到的遗传,老姊长的很漂亮,但还不能和练过奼女功的我相比。

     我们两都穿着短裙,坐在车的前排座上,大腿整个的都露了出来,都说女人在一起喜欢互相攀比,我现在就不知不觉和老姊比了起来,不光是大腿,还是乳房等等部位感觉都比不过我,心里不由有点得意。

     老姊看我半天不说话,不知道我心里在想什幺,笑着问我:「干什幺,傻笑什幺啊,是不是在回忆刚才帮人口交的情景啊?」

     听了她的调笑,笑着回答她说:「是啊,在回忆刚才妳给人干的骚样,奼女功真的是太适合妳练了。」

     「适合我练就不适合妳练了吗?妳不看看刚才妳的嘴,被那个男人的鸡巴塞住时候的表情,真的是很满足,很陶醉,说真的妳还真的是骚啊,那副表情我看可不是装出来的,感觉妳是在很享受帮男人口交的感觉,就妳那副表情就能迷惑住所有的男人,看的我都有点妒忌的了。」说完呵呵笑了起来。

     老姊不知道她这话触动到了我的伤心处,控制不了的,我的脸色暗淡了下来,老姊发觉了我的不对劲,问我怎幺了,突然脸色就变的不对了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,摇了摇头,我把我的心路历程诉了她。

     姊夫是个医生,所以老姊对医疗知识也知道一点点,就对我说:「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啊,妳以前是一个男人,现在变成了一个女人,当然就会不可避免的产生女人的心理,如果妳还是要强迫自己保持男人的心态,我感觉才是不正常的了,妳一个女人为什幺非要保持男人的心理呢?我听妳姊夫说,很多病人在做过手术以后,都需要做一下心理治疗的,可能就是妳这种情况吧,再说了我觉得妳应该用一个女人的心态去适应这个世界,我一直就是一个女人,和妳的心理肯定是不同的,我只能告诉妳我的感受,怎幺去适应就看妳自己的了,我也帮不了妳,但妳有什幺问题可以儘管来问我。」

    我点头表示会认真考虑一下老姊的话,但是从心里上还是非常拒绝她的这番说辞的,她也看了出来,但也没有再说什幺,毕竟我才变成女人没几天,一切都还需要我慢慢的去适应。

     接下来,一路上他向我传授了很多女人的小秘密,要不是老姊告诉我,要我自己悟出来就不知道是什幺时候的事情了,从小到大老姊都一直非常的关心我,以前我是男人的时候,我们还不是很亲密,现在我也变成了女人,感觉我们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好多。

     回到老姊家,赶紧换下了这身性感的衣服,穿着这身,给老爸老妈知道可不得了,他们都是十分保守的人,老姊也害怕,给姊夫看到她有这幺性感的衣服,其实老姊是很爱姊夫的。

     这个时候姊姊接到姊夫的电话,说他晚上就要出差回来了,我陪着老姊到菜场买了菜,全是姊夫喜欢吃的,回来后就跟着老姊学做菜。

     以前我是男人的时候,家里不要我做家务,可自从变成女人以后老爸老妈就强迫我学习家务了,说是一个女人不会做家务成何体统,我心里想,现在哪个女人还会做家务的啊,可又不敢说不,只能硬着头皮去学,可是在经历过刚刚帮男人口交的过程以后,我突然有了一种做菜给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吃的冲动。

     老姊是老妈从小调教出的做家务的高手,菜烧的比老妈还好吃,我最近一直在练习刀功,我们把菜洗好以后当然是由我来切,姊夫爱吃土豆丝,老妈说所有的菜中最难切的就是土豆丝了,切土豆丝的要领是越细越好,炒的时候用大火爆一下就好了,不然就不是炒土豆丝而是煮土豆丝了。

     好在我最近一直都有练习,以前在家做菜,都是做给老爸老妈吃,今天做菜却要给姊夫吃,想了想姊夫高大英俊的样子,心里不由产生了一阵悸动,看了看老姊,在心里抽了自己一个嘴巴。

     随着我手臂的晃动,我的奶子还有臀部也都跟着产生了共振,感觉非常的舒服,突然老姊在后面一把抓住了我的两个奶子,笑着对我说:「小骚货晃的舒服吧。」

     我扭头看了看老姐,心里想,老姊怎幺会知道的?老姊看着我迷惑的眼神,压低声音对我说:「我切菜的时候也是晃的不得了。」说完呵呵的娇笑了起来。

     切完菜在老姊的指导下烧了出来,什幺火大火小啊,糖多糖少啊……以前老妈在教我的时候,我听的头晕的要命,现在不知道怎幺回事,非常投入的钻了进去,想像着姊夫吃着我做的菜,心里不由美滋滋的,偷看了一下老姊,觉得老姊就是再厉害,也不会猜到我现在心里的想法。

     巧的是菜才做好,姊夫就回来了,老姊趁着我不注意抱着姊夫一阵热吻,我假装没看见,我把我做的菜端到了桌子上,在吃饭的时候,姊夫笑着问我们他出差的时候我们干了什幺,我和老姊对望了一眼,心虚的说:「我们去逛街了的。」

     姊姊赶紧把话岔开,告诉姊夫这顿饭是我做的,姊夫听了以后很感兴趣,笑着对我说:「是要做饭的了,以前做男人不做就算了,以后做女人,不会做家务就嫁不出去了。」

     「为什幺家务一定要女人做?」姊姊马上就回击姊夫。

     姊夫的人很好,就是有点大男人主义,听了姊姊的话,笑着说:「我告诉妳为什幺家务事要女人做,家庭夫妻两个人,如果这个家什幺也没有,比如人家有冰箱你们家没有,那人家就会说是这个家的男人没用,怎幺也说不到女人,如果一个家搞的乱七八糟,人家就会说这个家的女人懒,不会说男人不好,知道不知道。」

     听了她的理论姊姊嗤之以鼻,我却觉得姊夫说的很有道理,不由得点了点头,姊夫看我点了头,立刻对姊姊说:「妳看,妳妹妹都同意我的观点了,觉得我说的有理是不是?」

     儘管心里同意姊夫的观点可也不能说同意啊,就冲着姊夫皱了皱鼻子,吐了一下舌头说:「鬼才同意你的看法,大男人主义。」

     姊夫没有想到我会做出这幺女人的动作,不由一呆,不知道说什幺好,我也没想到我会这样,脸不由的一红,姊夫又问了问我练功的事,并安慰了我几句,从医生的角度给了我一些建议。

     姊姊告诉他,我现在对女人,在心里上有一种强烈的不认同感,问他说我这样是不是正常的,姐夫说他是外科医生,明天帮我去问问心理科的医生,他也觉得这种心理上的问题是很重要的,不比身体上的问题来的差,搞的不好就会出大事。

     经姊夫这幺一说我和姊姊都有点紧张,姊夫就又安慰我们说应该是没有什幺事情的,可能还是适应得过程,人的心理是会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,就又叮嘱我,要我没事的时候跟姐姐多出去转转,多用女人得用品,最好能去参加一些女人的活动,找个工作融入社会就更好了,这样的话更有助于我心理上的转变。

     认真把姊夫的话全部听在了心里,随后姊夫又夸了我菜做的好吃,听的我心里美美的,姊姊就假装在一边吃醋,一顿饭吃的很开心,吃过饭姊夫从包里拿出了一千块钱递给我说:「最近在练功,没了工作,给我一千块钱零花,没有了再跟他要。」

     看了看老姊,接过了姊夫的钱,姊姊不要我帮她洗碗,要我给姊夫泡杯茶,泡好茶递给了姊夫,无意中碰到了姊夫的手,我脸一红,赶紧把手缩了回来,把茶杯放在了茶几上,假装看电视,準备等老姊洗完碗就和他告别回家,这个时候我就发现姊夫的眼睛老是往我的胸部瞄,我脸一红,也不敢说什幺,姊夫也发现了我已经知道他在瞄我的胸部,见我不敢有任何反应,眼睛就更加放肆了,直到姊姊从厨房出来,我赶紧和姊姊打了一个招呼,拿着包就要出门,姊姊非要姊夫开车送我,说我现在是女孩子了,一个人晚上回家不安全的。

     坐在姊夫的车上,姊夫对我说:「刚才妳姊姊在我不好说,现在妳可以对我说说妳对现在有着女人身体的看法。」